提问

  • 您的问题(必填)

  • 验证码(必填)

陈越光:让理性的光照耀历史

2020-11-14 15:58  | 作者:陈越光    |   来源: 社会企业与影响力投资论坛    | 点击量:
导读

作为西湖教育基金会执行副理事长、中国慈善联合会副会长,陈越光先生在中国社会企业与影响力投资论坛2020年会的向光晚宴上进行了主旨演讲。以下为陈越光先生的演讲实录,与大家……

作为西湖教育基金会执行副理事长、中国慈善联合会副会长,陈越光先生在中国社会企业与影响力投资论坛2020年会的向光晚宴上进行了主旨演讲。

以下为陈越光先生的演讲实录,与大家分享。

1605340443_1002351429.jpg

大家晚上好!前面两位老师给我们一个知识的广阔视野,我接着他们讲,还是想讲过去。春晓在这里,他是主张站在未来看今天,但是我们也可以理解过去来看今天。

在600多年前,14世纪的时候,佛罗伦萨有两位伟大的诗人、文学家,一个叫但丁,一个叫薄伽丘。但丁被称为结束了一个时代,他是中世纪最后一位诗人,他的代表作是《神曲》;薄伽丘是文艺复兴的代表人物,他被称为开启了一个时代,他是《十日谈》的作者,《十日谈》又被称“人曲”。但丁结束了神的时代,薄伽丘开辟了人的时代,他们中间间隔了什么?这两本著作的问世间隔32年,其间发生了什么?发生了一场大瘟疫,欧洲的黑死病。1347年开始,几年时间里,超过2500万人去世,欧洲人口的1/3。

佛罗伦萨当时80%的人口死于瘟疫,薄伽丘总结了当时人的四种态度:

第一种认为这是神对堕落的人类的惩罚,因此封闭自己,洁身自好,无视也鄙视那些在病痛苦难中挣扎的人和那些死去的人。但是,一些德高望重的神职人员也感染了也去世了。第二种人,我躲不起,我还逃不了吗,就背弃家人、工作、事业,背弃故乡,结果许多人在奔波中死亡。第三种人,觉得躲也躲不了,逃也逃不掉,看透了,就此纵欲,今日有酒今日醉,明日得病就去死。薄伽丘《十日谈》的主人翁们是第四种人,10位青年男女聚会在一个乡间别墅里,他们说我们来讲故事,讲故事是什么?讲故事就是刚才吕嘉老师说的想象力,他们说我们面临什么?我们面临一座高山挡在那里,但是翻过高山就会是一片美丽的平原,攀跃高山的辛苦将会加倍于我们未来去欣赏平原的喜悦。于是他们开始在这里,理性之光照耀下,以自由灵魂的想像和追求,来讲故事,讲男人和女人,讲爱情和背弃,讲生活,留下了每天10个故事,100个故事。

那么今天,我们要拿一个历史审视的眼光,我们来问,他们说的那片美丽的平原是什么?有没有?历史告诉我们,有。那片美丽的平原就是人类社会的现代社会,这一场瘟疫以后,开启了一个现代世界。

我们又要问那座高山是什么,高山是那场瘟疫吗?如果高山是那场瘟疫,那么要翻过这座高山,一定会有一个人类征服瘟疫的这样一场战斗和成果的记录,有没有?历史上没有记载,历史上记载黑死病过去了,后来没有了,没有了就没有了。我们对它的认识有没有?当时没有,一百年没有,两百年没有,三百年没有,一直到550年以后才搞清楚,人类在19世纪50年代才真正知道鼠疫杆菌是鼠疫传播的重要机制。那是550年以后啊,但是早在这以前,我们已经有一个崭新的世界出现了,所以如果说仅仅是这场瘟疫改变了世界,那是不对的,这场瘟疫是被熬过去的,是被死亡自身熬过去的,那么真正翻过的那座高山是什么呢?

如果我们再看历史,我们会发现,在思想史的视野里,可以看到从11世纪到13世纪的教皇革命,14世纪的唯名论之争,16世纪的新教改革;在文化史的视野里,是14至16世纪的文艺复兴,17至18世纪的启蒙运动;在科学史上,我们可以看到从培根、梅森、笛卡尔、伽利略一路过来,一直到刚才汤老师说的,1687年牛顿的《自然哲学及数学原理》的发表,三卷巨著奠定了现代科学革命的基础,人类就此在17世纪开启了现代科学,以前是传统科学;在政治上,从教皇革命开始,这一路的观念变革,被认为是现代性的神学起源,一直到1688年的英国光荣革命;在经济上,12世纪的通商大道,威尼斯等新兴城市的兴起,新教伦理诱发的资本主义精神的出现,和现代资本工商业的兴起,这是一个崭新的世界!

那场瘟疫是熬过去的,而这个崭新的世界不是熬出来的,这个崭新的世界是那些创变未来的人们内心呼唤出来的。

因此我首先要说,我们这两天的会议、这两天的聚会,就有一点像《十日谈》里面那些新型的青年男女们聚在一起讲故事,向往未来。那些新型的年轻男女们,他们用他们内心的呼唤来印证了观念史的变革,新观念推动了政治、经济、科技的巨大变革,然后创造了新的世界。

我们就是敢于讲故事的人。

那么,我们要问,我们今天说历史按下了休止符号,是一个暂停符号吗?还是一个乐章终止了需要开启一个新的乐章了呢?我们要问,到底是疫情正在改变世界,还是世界正在发生改变疫情加速了这种改变?如果是世界自身在改变,我们又要问,这个改变的基因是什么?

如果我们离开疫情的视野,我们会看到中美之争,如果我们不局限在一两个大国之争,我们会注意到英国脱欧引起的变局,更会看到最近法国的两件事儿,10月17号一个47岁的高中历史老师被斩首,只因为他在上课的时候要讲什么是一个国家现代公民的自由,他说我要讲一个历史故事,这个历史故事就是十几年前一张漫画引发的一个悲剧,他说他会展示《查理周刊》那张伊斯兰领袖的漫画,如果你们有人觉得有抵触,看了不舒服你可以不上这堂课。结果一个13岁的女孩子没有上这堂课,回家讲了这个事情,然后一个18岁的年轻人就把这个老师斩首了。在29号,又在法国,一人冲进尼斯圣母院,两位被割喉一位被刺杀。当法国总统抨击伊斯兰极端主义,他的言论又引发了阿拉伯世界的严重不满。

如果在这样一个背景看下来,我们从中美冲撞看到欧盟的疏离,看到文明的冲突,再看到非洲的困境,我们要问的是,就在薄伽丘翻开那一页开始的一个以个人权利、工具理性、民族国家、契约社会,四个关键观念所奠定的现代性基础、现代社会的架构,是不是正在发生动摇?

如果发生动摇,那好比什么呢?这样的观念发生动摇好比是我们站在一块巨大的冰面上,现在不是随着海浪而冰有起伏,而是这块冰,裂开了。

这时候我们还有什么立脚点?汤老师说我们要哲学。1949年哲学家雅斯贝斯在《历史的起源与目标》,他提出了一个轴心时代的概念,2500年前左右的时候形成了一个轴心文明的时期。这时候古希腊的认知哲学,希伯来拯救型宗教,中国的道德哲学,印度的解脱宗教同时诞生,他说这是人类历史的真正起源,因为只有从这时候开始,人类才以理性和个性这两个最根本的要素对以往自己的经历进行历史的审视,人类的存在作为历史而成为反思的对象,所以历史开始了。

而以后的3000年中,人类每一次新的飞跃,人类每当面临巨大困境需要重新出发的时候,都回顾轴心时期并被它重燃火焰。因为我们唯一的源泉就是回到这个基点上寻找力量,而且这个基点总是一次又一次的给予人类燃起内心火焰的力量,这个基点是什么?这个基点就是回到理性和回到个性。

今天我们依然要在那里复兴能量,基于回到人性,每个人的创造离不开理性之光,这就是那个时候的启示。至于今天会形成怎么重启美好生活的框架路径,可能走在最前面的还是商业文明的企业家们,他们将用他们的创造力来回答,在理性之光下如何能更好满足现代社会每一个人的吃喝住行需求,然后我们讲故事!

谢谢。



【责任编辑:许胜】

版权声明 举报

本文系华声慈善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关注华声会,每日阅读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