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问

  • 您的问题(必填)

  • 验证码(必填)

郑功成:中国慈善事业的发展方向

2020-09-07 16:42  | 作者:    |   来源:    | 点击量:
导读

中国慈善事业的发展方向郑功成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中国社会保障学会会长在《慈善法》实施四周年和第五个中华慈善日到来之际,中华慈善总会和河南省委宣传部等联合邀请全国慈善……

中国慈善事业的发展方向

郑功成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中国社会保障学会会长

  在《慈善法》实施四周年和第五个中华慈善日到来之际,中华慈善总会和河南省委宣传部等联合邀请全国慈善界的同行举行庆祝活动很有意义,我们需要通过这样的活动来促使《慈善法》得到更好的贯彻落实并真正促使慈善事业大发展。
  在我国慈善事业的发展进程中,2016年全国人大制定并实施《慈善法》无疑是极为重要的里程碑事件。它开宗明义地明确了发展慈善事业、弘扬慈善文化、规范慈善活动、保护慈善参与者合法权益,进而促进社会进步、共享发展成果的立法宗旨,为新时代慈善事业的全面转型与发展提供了基本法律依据。《慈善法》实施四年来,极大地激发了社会成员的慈善意识和参与热情,促进了大众参与的社区慈善与网络慈善,推进了慈善组织与慈善活动的不断规范,提升了包括款物捐献与志愿服务在内的社会资源动员能力,也开创了各种新型慈善活动形态及其与社会救助、社会福利及公共服务等相融合的创新性局面。目前,我国的慈善事业正在从传统走向现代、从人治走向法治、从少数人参与走向大众化的客观事实,证明了《慈善法》的制定与实施具有特别重大的时代意义。
  然而,我国的慈善事业在总体上又还处于发展滞后状态,并集中表现在如下三个方面:一是被认定为慈善组织的数量极其有限。全国从事慈善及公益活动的社会团体数以十万计,而截至2020年6月30日,全国登记认定为慈善组织的只有7169个,不到总数的1%,这表明法定的慈善组织并未具有足够的吸引力。二是慈善资源动员能力有限。到2019年,我国城乡居民的恩格尔系数已降低到29%以内,居民储蓄存款超过80万亿之巨,全年出境旅行人数达1亿多人次、国内旅游人数突破60亿人次,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即将实现,而全国每年接收的捐赠款物额仅有1000亿元左右,这表明在民间资源日益雄厚的条件下,通过慈善募集的社会资源极为有限,以慈善捐献为表现形态的第三次分配在国民收入分配体系中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三是应急协调能力有限。今年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一度激发了社会各界的捐献激情,短期内筹集到的善款善物即达到了400多亿元,志愿抗疫者成千上万,充分表明了中国人民乐善好施的优良传统和各界各方的爱心善意,也显示了慈善事业是一支不可替代的社会力量,但疫情防控期间慈善领域暴露出来的信息披露不足、款物处置迟缓、协调机制缺乏、政府管制失当等问题,引发了公众广泛质疑,影响了慈善事业正常功能的充分发挥,也打击了社会各界人士进一步参与抗疫慈善的积极性。所有这些,均表明我国慈善事业的发展并未达至理想状态。导致这种发展滞后的主要原因,是《慈善法》确立的宗旨在慈善事业实践中还未得到全面贯彻落实,中国特色的慈善事业还未真正找准自己的目标与发展方向。
  我曾经多次强调过一个观点,即慈善无国界,但慈善事业有国界。一方面,慈善事业建立在社会成员自愿捐献的基础之上,只有尊重所在国家的伦理道德与文化传统,才能产生社会共鸣、达成社会共识,进而使慈善事业成为大众参与的社会事业。在这方面,中国与欧美国家是有很大差异的,西方慈善以宗教为母,强调平等、博爱、爱人如己;而中国传统却以亲友相济、邻里互助为基,强调恻隐之心人皆有之,崇尚推己及人、由近及远、由亲及疏;这种文化认同上的差异必定会深刻地影响到慈善事业的发展。另一方面,慈善之所以在当今世界成为一项伟大的社会公益事业,关键在于它不再是零星的、传统的爱心善意的释放,而是基于社会经济发展的需要、社会结构变化与社会分工发达的要求,不断成就的有规模的、专业化的社会资源配置行为,从而需要有相应的制度安排提供有效支撑。包括财政、税收制度,收入分配制度、民生保障制度、社会治理制度等均会对慈善事业的发展产生直接影响,如果这些制度对慈善是接纳与鼓励的,则慈善事业必定能够得到大的发展,反之,慈善就只能停留在零星的慈善活动而不可能成为自发的社会事业。
  有鉴于此,我一直强调两个尊重,即尊重现代慈善事业的客观发展规律,尊重中国的国情,不能以规律为由脱离国情,也不能以国情为由扭曲规律。现代慈善事业的客观规律主要表现在志愿性、公益性、平等性、社会性以及法治与自治相结合上,中国国情的特殊性则主要表现在坚持社会主义制度、走共同富裕的发展道路并具有自己的文化传统和各具特色的制度安排。要促使我国慈善事业获得大发展,必须将这两个尊重有机地融合起来,再在此基础上寻求适合国情的慈善事业发展之路。
  基于上述认识,根据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决定精神,我们可以确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方向,就是中国慈善事业的发展方向,它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有机组成部分,需要在国家现代化与共同富裕的进程中确立自己的定位并发挥自己的独特功能。只有如此,才能走出中国慈善事业发展的新路,才能持续不断地促使慈善事业发展成为一项不可或缺的宏伟社会事业。
具体而言,明确以下三点,将关系到中国慈善事业的发展前景。
  1.明确中国慈善事业发展的合理定位。即是中国基本经济制度、民生保障制度、社会治理制度的有机组成部分。(1)慈善事业是中国基本经济制度的有机内容它是一种立足于第三次分配基础之上的混合型分配机制,基于现阶段收入差距过大的现实和社会公平发展进步的要求,我国不仅要在初次分配中注入一些公平的要素,更要加大再分配和第三次分配的促进力度,慈善事业能否在其中扮演好自己的再再分配角色至关重要。(2)慈善事业是中国社会保障或民生保障体系的有机内容。众所周知,扶贫济困、养老哺幼、助残恤孤、服务社会和助力各项公益事业发展,是现代慈善事业发展的出发点,也是其归宿,这决定了慈善事业作为一种自愿的共享机制,与作为强制性的共享机制即法定社会保障制度的内容与功能几乎具有一致性,如何在多层次社会保障体系建设中促进慈善事业与社会保障制度特别是社会救助、社会福利及特殊群体权益维护有机结合,对于慈善事业的发展至关重要。3)慈善事业是中国社会治理体系的有机内容社会治理是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基石,我国的现代化需要构建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共同体,社会成员需要有参与社会并发挥作用的途径,慈善事业是十分有效的桥梁与载体。能否在社会治理体系中担当起相应的责任,对慈善事业的发展至关重要。上述“三个一部分或有机内容”即是中国特色慈善事业发展的基本定位,也是值得慈善事业努力的基本方向。
  2.加快完善与慈善相关的法律政策体系。如果对慈善事业在上述“三个一”中的定位具有共识,就应当为慈善事业的持续发展创造良好的法律政策环境。在这方面,值得努力的方向至少包括:1)将《慈善法》中的促进政策具体化。《慈善法》是一部难得的好法,但也遵从了我国立法的惯例,即原则性较强、操作性偏弱,其中许多条文需要有具体的政策才能真正落地,如房屋捐赠、慈善信托、慈善服务、税务支持、财政购买服务等等,均需要明确的、具体的、便捷的政策规制才能落地。2)加快完善明确的慈善监管政策。《慈善法》的根本宗旨是促进慈善事业发展,政府监管的职责重在服务,评价慈善监管的核心指标应当是慈善组织的发展情况与慈善资源的动员能力以及公众参与慈善事业的满意度。因此,需要进一步确立依法监管、法治与自治相结合的原则,强化监管队伍建设与能力提升,改进监管中存在的损害慈善组织自治权益的不足等,真正构建积极的监管制度体系。此外,还需要将提供公共服务纳入慈善监管范畴,真正激发社会各界参与慈善、慈善组织自主发展的活力。唯有如此,蕴藏在我国民间潜力巨大的爱心善意才能持续不断地释放出来,慈善事业对于国家现代化才能做出更多、更好的贡献。
  3.高度重视有中国特色的慈善事业的发展。近几年来,我国慈善事业的发展进步主要体现在社区慈善、网络慈善的快速发展和以慈善信托为代表家族慈善等方面,这些均有中国特色,值得引起高度重视。其中:1)要让社区慈善得到快速发展。社区是社会的根,人离不开社区,社区慈善往往与基层政权建设和群众自治组织有机结合,不仅符合中华邻里互助的传统与现行体制,而且畅通了社会成员参与社区治理的途径,增进了社会团结,进而可以为国家治理奠定稳定的根基。因此,我国应当将社区慈善作为慈善事业发展的重要方向,大力培育社区型慈善组织,鼓励社会慈善机构直接抵达社区或者透过社区慈善组织直接服务于社区居民。2)高度重视网络慈善的发展。伴随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我国的互联网异常发达,从腾讯公益、阿里巴巴公益到水滴筹、微信圈等日益活跃的慈善行动,表明网络已经成为我国慈善事业发展的重要途径与有效载体,其代表的是公众参与慈善的广度与深度,应当引起高度重视并通过完善相关政策及服务来促使网络慈善持续发展。3)重视促进家族慈善的发展家族慈善符合中华传统,在越来越多的人进入富裕阶层后,让子孙后代做善事将成为新时尚,而家族慈善基金会与慈善信托将是适合家族行善代代相传的合理选择,我们应当认真研究中国的家族财富发展轨迹与传承文化,为家族慈善事业的发展创造良好的政策环境与社会氛围。4)建设好以慈善会为代表的枢纽型慈善组织。今年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的慈善行动,揭示出了一个十分重要的启示,就是我国慈善事业的发展离不开枢纽型慈善组织的带动。如从中华慈善总会到各地的慈善总会,都是既能募捐又直接提供服务的综合性慈善组织,它们与政府主管部门具有较为密切的关系,更形成了上下左右联动的合作机制,这次抗疫期间中华慈善总会、湖北省慈善总会等机构就得益于这种平时建立的合作机制,对善款善物给予了及时、高效的处理,得到了公众和主管部门的高度认可,因此,应当总结这类经验,以推动慈善事业健康持续发展。
总之,国家发展已经进入了一个崭新的时代,新时代的国家发展战略已经为慈善事业的发展提供了基本遵循,《慈善法》的实施为慈善事业的发展提供了基本法律依据,持续发展的国民经济与不断增长的社会财富积累已经为慈善事业的发展奠定了日益丰厚的物质基础。只要我们进一步明确慈善事业的定位,找准发展方向,并据此加快完善相关政策支持体系、改善政社关系,同时理性引导公众参与,中国的慈善事业就一定会走进全面发展的黄金时代。
  (本文系作者于202094日召开的庆祝第五个中华慈善日活动上的主题讲话录音整理,发表时经作者审阅。)

【责任编辑:许胜】

版权声明 举报

本文系华声慈善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关注华声会,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郑功成

+关注

1964年生,湖南平江人,武汉大学政治经济学专业毕业。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劳动人事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导,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获得者。兼任国务院首届医改咨询委员会委员、国家减灾委专家委副主任、中国劳…

作者文章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