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问

  • 您的问题(必填)

  • 验证码(必填)

书含韵 画有境——书画艺术为米升说话

2019-01-31 16:24  | 作者:何婷    |   来源:    | 点击量:
导读

米升自古就是量米的器具,它不说话,却能精确地“告诉”人们吃多少量多少。米升如今成为记录历史沉淀的文物,像深居山中的老者,他不说话,但参观者分明能从他身上的诗词歌赋、寓言轶……

米升自古就是量米的器具,它不说话,却能精确地“告诉”人们吃多少量多少。

米升如今成为记录历史沉淀的文物,像深居山中的老者,他不说话,但参观者分明能从他身上的诗词歌赋、寓言轶事、祖训、格言,“听到”处世为人的道理。

在湖南升印轩米升文化博物馆,还有一种艺术的声音,以一幅幅书法、绘画作品为形,生动而形象地向参观者们讲述着米升的艺术文化故事。

书中含韵 《升赋》书就小米升大文章

在米升博物馆有上百件书法作品,而其中大部分出自一人之手——湖南益阳书法家郭道康。各种字体的“升”字、洋洋洒洒的《升颂》,还有对联、诗文、牌匾等等,足足摆满了两个展厅。

今年已逾八十耄耋的郭老,少时曾获邻人所赠晚清遗老朱淑贞珍藏之大量古籍和百馀宣纸线装本及册页碑帖等,由此开始系统而漫长之学书历程。他从音乐角度审视书法艺术并进行研究与创作,潜心研习古文字学三十余年。书兼各体,作品曾在国内外展出或由博物馆、纪念馆收藏。

书法家郭道康与杨杰馆长

郭老和米升结缘,是一个偶然的机会。十年前,米升博物馆馆长杨杰前往一个书法家家中求字,此人正是郭老的一位老朋友,恰好郭老也在,两人一见如故,相谈甚欢,杨杰邀请郭老为米升博物馆题字。思忖片刻,郭老提笔写就一副对联——“升平莫虑民心曲,印正毋忧世事乖 ”。说来奇怪,就是因为这副对联,郭老对米升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在杨杰的邀请下,郭老来到米升博物馆,看了成千上万个米升,他被杨杰的情怀所感染,总想着要为米升做做文章。他说:“小米升里有大文章,希望通过书法的表现形式,将米升历史价值和社会价值提升到一个高度。”

倾听杨杰的收藏故事,又多番查阅资料,结合现实生活,郭老创作了《升颂》,半天之内,一气呵成,一挥而就。“升乃容器也,自古有之其形,类斗相存相依。昔者轩辕氏,一统神州……”《升颂》全文198个字,溯历史之源头,阐现世之价值。郭老说:“《升颂》讲究阅读和参观价值,以古文为主,插入现代的语言,能够发挥现实价值,又能提升历史价值。字数也是中国民间追求的吉利数字,充分表现了米升的美好寓意。”

米升博物馆内郭道康专题书法展厅

后来,郭老还为米升博物馆创作了《升之曲》。“天地悠悠之玄黄……”,以“天字一号升”为序,从宏观到微观,从浩瀚宇宙再到民间的万寿无疆,虚实结合,意境恒远。辅以曲子,成为了米升博物馆的主题曲。

面对记者的采访,郭老一遍一遍地重复说道:“米升关乎到中华民族几千年的历史,杨杰对米升事业的执着让我十分感动,挖掘和传承米升文化和米升精神,我愿尽一己绵薄之力。”这份情怀,在郭老的作品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

画中有境 《窗外的农事》绘制农耕文明故事

“板桥人渡泉声,茅檐日午鸡鸣。莫嗔焙茶烟暗,却喜晒谷天晴。”农耕文明是中华文明的根,是中国劳动人民几千年生产生活智慧的结晶。三月选种、播种,清明后车水,七月双抢、拌禾、晒谷,这些与农业生产息息相关的情境,在如今的现代农业中慢慢消失,在城市人的记忆中模糊淡忘……

在米升博物馆内,有一组《窗外的农事》,虚实勾神韵,笔墨耕素心,以生动的农耕情景,配以古香古色的画框,总能吸引参观者们驻足观摩。这一组作品出自湖南益阳籍画家——欧阳波之手,他被誉为行在路上的“知青画家”,多年来创作了大量乡土题材的作品,以画为媒将家乡之美远播四海。

画家欧阳波与杨杰馆长

1976年,16岁的欧阳波下放到原益阳县天成垸叶家河。白天下地干活,一到晚上,就在月光底下、煤油灯下,拼命地画,忘我地画,画场景、画人物、画生活用品。冥冥之中,为《窗外的农事》创作埋下了伏笔。

几年前,杨杰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欧阳波,两人一交谈,遂萌生了要创作一组关于农耕文明的绘画作品。“我的画就像是一个个结满乡愁的艺术符号,米升也是农耕文明的一个文化符号,希望通过绘画的形式,从农耕文明的浩瀚海洋中撷取先贤智慧的点点珍珠,留住农耕文明的记忆。”

窗外的农事之晒谷

谈起创作这组画故事,欧阳波说为了以最贴近传统文化的形式,创作方案一次次推敲打磨,一次次推翻重来。刚开始本来以油画形式,后来变为中国画;本来想以山水画形式表达,后来又增加了选种、播种、车水、开镰、双抢、拌禾、晒谷等人物和情境;欧阳波还从农村收来一组老窗户,根据画的尺寸,拼接制作成画框;本来取名《窗外》,后来又确定为《窗外的农事》,更加点题。前后耗时两三年,这一组十幅作品终于出炉。

“‘唯学历论'盛行的时代,整个社会往往进步缓慢、缺乏活力,现在的孩子们在读书的同时,究竟要不要耳闻窗外事、眼观世人态?应不应该要有家国情怀、世界担当?”欧阳波说希望通过这组画,借由米升博物馆的研学活动,引发社会思考,探索博物馆公众教育新模式。

书中含韵,《升赋》书就小米升大文章;画中有境,《窗外的农事》绘制农耕文明故事。从《升赋》到《窗外的农事》,我们听到了同一个声音——传承优秀传统文化,看到了同一个可能——米升文化可以与更多的传统文化形式结合。这里有一份艺术家情怀,也有一份博物馆人的初心,米升增加了艺术作品的生活价值,而艺术丰富了米升的文化价值。


【责任编辑:何婷】

版权声明 举报

本文系华声慈善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关注华声会,每日阅读精选文章。